只听一阵喧哗

2020-11-22 15:25

“这不可能啊,有几次我明明看见他放4颗瓜子进去,为什么盖子打开只剩3颗了呢?”

见毛先生感兴趣,围着的几个人开始向他介绍经验:“很容易的,反正就两选一,百分之五十的几率。”几个人说,自己已赢了好几百元,多的那个谁谁赢了一千多元。

随后,每个人戴上一顶旅游小红帽,然后伴随导游的讲解,大家开始游览紫阳街。

庄家的瓜子中,有一颗里面装了铁珠。庄家的小手指上又贴了一小块磁铁片。庄家慢慢地往竹制道具里放进瓜子,故意让你看清瓜子的颗数,引你下大注。然后,庄家就开始动手脚。比如放了偶数颗数,你猜的也是偶数,他就把磁铁片靠近道具顶部。这样,那颗铁瓜子就被吸在盖子顶部,打开时,瓜子颗数就少了一颗,成了单数。如果瓜子本是偶数,你猜成单数,庄家就不用动。

毛先生决定试一试。第一次,他押100元买单数,结果盖子打开,4颗,100元没了。

有民警提出,因离台州医院比较近,要不大家穿病号服去抓捕?借十几套病号服也不难。但这个意见很快被否决—“十几二十个病人组团走出医院逛街?这是要干啥。”

经观察,民警发现,这伙人主要在紫阳街和西门街交界附近地方摆摊。因为紫阳街是风景点,游客多,而台州医院在西门街上,人流量也很大。

副所长蒋永光说,根据冯某等人的说法,他们平均一天能骗到几千元,有时候生意好点,一天能破万。

此案由附近永丰镇上的永丰派出所来经办,副所长蒋永光负责此事。

事后调查确认,这9名诈骗人员中有8人来自台州温岭,还有1人是四川人。

“摊点附近有小卖部、小旅馆,我们常在小卖部装成聊天的闲人,或是在小旅馆楼上找个有利的位置监控。”民警赵彬很快收集到了一些信息,“这伙人早上9点开工,骗到一两个人马上收摊。他们总共有9人,两人轮流坐庄,1个人放风,其余几个摊点旁帮着忽悠。”

经两周的调查,查明的作案金额已突破6千。永丰派出所决定收网。

“遗憾的是,目前我们只找到了三四名受害人。希望有受害人能看到你们的报道,拨打0576-85150110和我们联系。”

原来他们在玩“猜瓜子”游戏:瓜子随机放1到6颗进去,然后让押注人猜瓜子是单数还是双数。如果猜对,庄家返还押注两倍的钱,如果猜错,押注的钱归庄家。

1月中旬起,派出所每天派出一两名民警穿上便衣,到摊点附近收集证据。

陈小迪参加了两次抓捕,几个嫌疑人被带回来问话,可是“因为取证困难,也因为案值往往没达到刑事案件的标准,最终也只能教育一下放掉。”

“猜瓜子”摊点对面的小卖部、小旅馆,那几天多了几个好奇的男人

至于庄家身边那六七个不停说自己赚了钱的人,其实都是同伙,帮着忽悠的。

当然,如果你在演技方面有天分,能对着从小看到大的紫阳街风景来几个充满好奇的兴奋眼神,那是最好!

当庄家又一次出老千时,“游客们”一下将9个团伙成员控制起来,然后民警赵彬当场揭穿了他们的把戏。

毛先生红了眼:“我就不信这个邪!”他押了1000元,可还是输。再押,再输。接连五六局,身上5200元钱没了。

蒋永光想将这伙人端了,可要将这些人送上法庭,就要掌握足够的证据。而且,按照目前的法律,金额必须达到6000元以上才能构成诈骗罪。

让民警没想到的是,经过几次抓捕,警方再出动时,往往扑空,因为这帮人特地设了望风的。有的还特意到古城派出所看了贴在墙上的民警照片,民警一露面,那边人早跑光了。

1月28日,民警联系一家旅行社,付一千多块钱租了一辆大巴车。每个民警戴一顶旅游帽,另外车上再配一个专业的导游讲解。同时约定,所有人只能说普通话,不能说方言。

1月29日8点多,细雨蒙蒙,20位民警全部换上旅游服装,有照相机的都在脖子上挂个相机,乘坐旅游大巴车开进城里,在紫阳街附近停下。

有民警提出,大家一起出动,便衣抓捕,一网打尽。但蒋永光认为,这么大一帮人集体行动,太容易暴露目标。

毛先生又押了300元买双数,打开一看,5颗瓜子,300元又没了。

“其中一名坐庄的冯某交代,他们在台州各地都曾摆摊诈骗。去年起,他们发现临海紫阳街在一带比较容易得手,就长时间在此设摊。”

台州临海杜桥的毛先生,1月初到临海紫阳古街逛。走到紫阳街和西门街交界处,只听一阵喧哗,他循声望去,六七个人围着一个摊位,有说有笑。出于好奇,毛先生走上前去。